暂无题目的文【薮光&乱CP】

【一】

樱,在另一个从未到过的城市,又与你相见了。

光站在车站前,抬起头,望着头顶上盛开的樱花。

第一次来到东京,对于光来说,这里的所有都是陌生的,这里不像仙台那样植满青葱的树木,扎根在地上的,是用混凝土盖的高楼大厦。

走出车站后,光通过了房商的介绍,找到了一间条件不错的房子。这间房子接近城郊,因此绿化比较好。果然,对于从仙台来到东京的光,还是习惯了树木。因为是一家刚搬走的人出租的,所以里面也有足够的家具。这间房子除了租给光外,还要租给另一个人,于是租金方面,也可以分担一下。初次来到东京,光的心情也是不错的。

「那个,请问,和我一起住的人是个怎样的人呀?」光一边用眼扫描着房子的每个角落,一边问房主。

「大概是个和你同龄的少年吧,他将会在明天搬过来,要好好相处哦。」房主笑着回答。

「嗯。」光回应了声。

收拾完东西后,光走出房子,打算到附近熟悉一下环境。走了一段路后,身后传来了自行车的声音。转身往后望去,自行车上的少年正定眼看着自己,身子很瘦,不过身形却是和这张脸孔很搭。光对少年点了点头,笑了。不料,少年因为稍微走了神,重心偏离,摔倒在地上。

光立即走上前去,边用手扶起少年,嘴里边连续吐出几个「没事儿吧?」

本来想着少年会说「嗯嗯,好痛呀」或者是「没事儿,只是稍微摔倒而已」之类的话,没想到少年却笑成眯眯眼望着自己说,「你的八重齿很好看。」

「哈?」

「我很喜欢你的八重齿。」看到对方目瞪口呆地定在那里,少年又补充说了这么一句。

「啊哈哈哈哈」这样,光貌似尴尬地笑了声后,两人都陷入了沉默,就那样目光不动地盯着对方看。

「我要走啦,再见。」最后,还是少年打破了沉寂,在离开前对光挥了挥手。

等光回过神来的时候,眼前只有少年那渐渐远去的背影了。



【二】

次日,和光一起合租房子的人搬过来了。

他叫伊野尾慧,笑起来的时候,眼睛跟光昨天遇到的少年一般,会眯成一条线。在来的第一天就和光说起家常,似乎是个很好相处的人。

慧的房间和光的房间相隔一道墙,挨得很近。因此,这天,总是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重物移动的声音。于是,光决定去看一下。

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了「请进」的声音。

打开门后,看见慧正在努力地移动衣柜。

「需要帮忙吗?」

「嗯嗯,光能够帮我,实在是太好了。」慧满脸热情,一个劲儿地点头。

于是,房间里出现了两人一起移动家具的身影。

「为什么要移动家具呢?」等到家具摆放完毕后,光坐在床上问慧。

「啊,因为不喜欢原来的家具摆放方式。」那样流畅的回答,发自慧的内心。

「这样。」说完后光继续喝下手上杯子里的水。突然,感到身体附近一阵暖气袭来。向旁边憋了一眼,慧已经坐在了自己身旁,把脸凑近自己。「咳咳咳咳……」因为被慧突然的举动吓到,光被刚喝下的水呛着了。慧却望着光咳嗽的样子笑得前俯后仰。

「还不是因为你!!」光怒瞪着凑近自己的脸。

「光真是有趣呢~」大笑转向微笑后,慧这样说着。

这样的话语,是夸还是贬呢?这件事儿就此作罢了吧。

后来,光和慧谈论了一段时间,可是,却套不出慧为什么要租房子,家在哪里,来东京干什么,等等。慧身上实在太多问号了。不过,算了吧,反正只是跟自己合租房子而已,也许搬走后便不会再见了。


【三】

说到底,光是因为要读高中才会来到东京的,和自己的老家相比,他还是比较喜欢仙台。也许,是还没有适应东京的生活的缘故吧。还有的是,光操着一口仙台口音,走在东京的街道上很不自在。于是,想赶快学会东京的腔调。

几天后,学校开学了,光穿上新校服走出了房子。抬头,樱花花瓣轻飘而下,光想念起仙台的樱花。正在沉思之际,一只手搭在了光的肩膀上。回头看,是上次遇到的少年。虽然已经是第二次遇到少年,但是,光还是认真地盯着少年的脸看。

「那个,我们是同校的吧?」等光转过身后,少年把手放下。

这时,光才注意到少年的校服和校徽。「嗯,大概是吧」

「我是二年级的薮宏太,请多多指教」少年对着光点了点头。

「啊,我叫八乙女光,是刚刚来到的新生,多多指教。」接着,光向少年鞠了个躬。

第一天上学,有薮的陪伴,光不再胡思乱想。那是因为一边聊着天,不会感到寂寞吧。其实,光是个很害怕寂寞的人。

从此,光也知道了薮的存在,以后,也许会成为关系很好的同伴吧。


【四】

夕阳的橙红已经被夜色掩盖住了,冬日里的冷似乎没有完全被带走,仍停留在春天的夜晚里。光打开了门,房子里的灯没有被点亮,眼前是偏黑的墨蓝。大概,慧还没有回来吧。

光换了套衣服后,便到冰箱里找食物。上层的急冻层是空的,下层也只剩下几个鸡蛋,光叹了口气,「看来今晚要吃鸡蛋煮面了。」

简简单单的晚餐过后,光悠闲地坐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换着台,偶尔看到有兴趣的节目便会在那儿停下。「没有作业的一天真是舒服呀,不过也太过于平静了吧。」边看着电视上的画面,边这样想着。抬头看了下墙上的挂钟,已经10点了。「慧这家伙怎么还没回来呀。」嘴里一边嘀咕,心里愈发感到了不安。于是,拿起手机按下了慧的电话号码。一阵音乐声在屋里响起,光吓了一跳,想到了恐怖故事里的情节。此时,音乐声停止了,光稍微松了口气。

「喂。」电话那头接通了,传来了毫无生气的声音。

听到对方的声音,光急切地问,「慧你在哪儿呢?」

「……我在房间里……」稍微停顿之后的回答,声音如此微弱。

「诶?!」光顾不上把电话挂掉,马上冲到慧的房间前,打开房门。把灯的开关按下后,看到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慧。

听到声音的慧缓慢的睁开眼睛,也许是暂时适应不了突如其来的光亮,这个动作显得有点吃力。

「我说你这家伙怎么了?」慧刚想开口说些什么,却被光的这句话堵了回去。

「啊,昨晚回来后就觉得身子一点儿力气都没有,今天早上醒来后也没有爬起来的力气,大概是昨天下午淋了些雨,着凉了。」慧刚说完,额头便被一层温度覆盖住,本来已经发热的额头因为此时的热量增加而变得滚烫,温度直至脸庞。

光把手从额头上收回后,说,「呐,慧发烧了啦,该不会你今天一整天都躺在床上吧?」

「嗯。」慧别过头去,脸依然发烫。这时候的他已经不能再说出什么,只好一个音节带过。

「该不会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吧?」

「嗯。」

「那,我煮点东西给你吃吧?」

「嗯。」

坐在床沿上的人走开了,听见了关门的声音。

慧闭上了眼睛,回忆着刚刚覆盖在额头上的温度,不知道为什么,心便安了下来。


【五】

开学后的几天里,除了第一天,似乎都没有看见过薮。放学后,光单手托着下巴倚在窗前,望着天空,想那个初入学时陪伴自己上学的男生。「薮宏太,薮宏太,薮宏太……」心里反复地默念着。直到正准备走开的时候,眼睛不经意地撇了一下足球场,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视线。那个正在足球场上奔跑的身影,那个刚刚正在脑海里停留的身影,那个自己想看到的身影。光拿起书包,向足球场奔去。赶到足球场的边缘时,足球队结束了训练,薮正走出来。

「薮君。」光边挥着手,边对那个身影喊。

薮也回应了下,对光挥了挥手。

等薮走到光面前时,光才看见了薮的头发被汗水打湿了,衣服贴着充满汗水的身体。

「那个……好久不见了……」光支吾地说。眼睛没有对上薮的目光,不定地望着下方。

「嗯,要不待会儿一起走?」薮依然像初次见面一样,是那双笑成一条线的眯眯眼。

「嗯。」光笑了,八重齿全开。

「光的八重齿很可爱呢,我很喜欢哦。在这里乖乖地等我换下衣服哈,很快回来。」薮揉了揉光的头发,跑往更衣室。

「什么呀。」望着薮的背影,光的脸刷地红了。

片刻后,薮出现在光的后面,突然地把手搭在光的肩上,把光吓得跳了起来。

「我说,薮君怎么出现在我后面了?」定惊后,光这样问道。

「想看你被惊吓后的样子呀。」又是那双眯眯眼。

「薮君!!」光瞪了薮一眼。

「别薮君前薮君后的,叫我薮就好了。」

「薮?」

「对了,就是这样,走吧。」薮搭着光的肩膀。两人以这样的姿势走出了学校。

「这样的姿势,很温暖呢。这样的薮,很温暖呢。」光望着薮,微微地笑了。


【六】

静谧的夜晚容易使人滋生困意,晚上9时30分,坐在书桌前做作业的光眼睛揉了一遍又一遍,精神怎么也集中不了在作业上。慢慢地,眼睛上方的视线被挡住。然后,只看到细缝外的光线。在稍不留神的一刻,眼皮完全盖住了眼球。身子向前倾,头往桌面上靠。微黄的灯光下,睡颜意外的柔和。

「叩……叩叩……」慧轻轻地敲了敲光房间的那扇门,一声,两声……敲门声没有被回应,于是,慧情不自禁地去转动门的把手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那只是身体突然的一个动作,或许是脑子里潜在的想法。门没有锁上,在轻微的咯吱声响中,慧看到了那个趴在书桌上的身子,侧靠在桌面上的睡颜让他愣住了。脚慢慢地向前移动,没有意识的,眼睛却一直看着那个身子。走近光的慧停住了脚步,身子一点一点地往下倾,很缓慢的动作,似乎是一个慢镜头。也许是有点儿害怕了,然而,却克制不住这样的动作。在动作的最后,嘴唇贴住了光的脸庞。大概过了10秒,头移开了,站直身子的慧微微地颤抖着,连自己也不敢相信刚才的行为。冷静下来后,慧从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了毛毯,盖在了光的身上,当然,整个动作是轻柔的。仔细地观察着光的睡颜,片刻后,才不舍地走出了房间,合上那扇门。

那样的潜意识与行为,让慧感到害怕,可是,又带着些从心里发出的甜。自己对光,究竟是怎么了?

清晨,一只手把慧摇醒了,不强不柔的力度。慧尽量使自己的意识渐渐清醒,揉了揉眼,等视线慢慢变清晰的时候,看到了眼前放大的脸,露出了八重齿,对着自己笑。

「昨晚,谢谢,把毯子盖在我身上了。」光指了指手上叠好的毛毯。「我要回学校喽,早餐煮好了,要快点儿吃哦,不然凉了。」说完,光对慧眨了眨眼,一个微笑后便离开了。

「傻瓜,要是知道昨晚我对你做了什么,就不会跟我说谢谢了吧。」看着被关上的门,慧心里有点儿内疚。然后,闪过的忧伤在脸上流露了出来。


【七】

午餐时间,薮坐在学校的草地上,解开包在便当上面的布,打开便当盒的盖子。正要向便当里夹东西时,一个人走到了他正对着的方向坐了下来。薮抬起头,光满脸笑容望着自己,然后向自己比了个V字。看着薮被吓到的样子,光发出了咯咯的笑声。

「在上面看到薮独自坐吃午餐,就下来了,过来陪薮一起吃午餐。」说着,光也打开了自己的便当盒。

薮揉了揉光的头,展开了眯眯眼笑容。

午餐后,两人枕着双手躺在地上,眼睛闭起。阳光从树叶间的缝隙倾泻下来,落在了两人的身上,形成了光斑。偶尔的微风摇曳着树木,树木间互相摩擦着,沙沙的声音跑进了耳朵。

「呐,光」一阵微风过后,薮说话了,眼睛依然闭着。

「嗯?」被叫的一方也以单个音节回应,没有睁开眼睛。

「听到风在说话吗?」得到回应后,薮继续讲下去。

「嗯。」

「风在说,再见」

光不解,睁开眼睛看向旁边依然闭着眼睛的面容。「诶?对我们说吗?」

「嗯,因为遇到我们之后,还要到其他地方,然后会经过很多个地方,就好比环游世界一样。我时常听风的话语,总会听到这一句。」

「哦。」光再次躺下,闭上眼睛。

安静的气氛持续了一阵子后,薮坐了起来。「呐,明天是周末,一起接近大自然吧?去郊外露营。」

「诶?!」光也坐了起来。「嗯,好。」答应了。


【八】

「明天我要出去,晚上也不回来了。」光边走进房间,边对在厨房里做饭的慧说。

「……」正在切东西的手停住了,沉默。光关上了房门。

许久之后,慧敲响了房门,「光,吃饭啦。」

「好。」光打开了门。正要往饭厅走去,慧拉住了光,头低了下来。「那个,光要去哪儿?」

「嗯,去和风说话。」

「……」慧抬起头,用带着疑问的眼神望着光。

光貌似看出了慧的疑惑,补充了句,「是去露营呢,所以晚上才不能回来。」

「嗯,小心点儿。」慧很想问下去,可是他知道不能问太多,每一个人都有不想被约束的时候。

「嗯。」光松开了慧的手,向饭厅走去。这一刻,慧感到不知所措,是因为手心里的温度消失了,还是害怕明晚的寂寞?

洗澡的时候,慧任由从花洒喷出的水打向自己。闭上眼,希望能够好好想一下,自己的感觉。当睁开眼睛看向被水蒸气熏得朦胧的镜子时,那个人出现了,「慧,你是喜欢上他了吧?」看着那个人凌厉的眼神,慧不敢抬头。「慧,快离开他吧,这样你会很痛苦的。」看到慧没有回答,那个人又说话了,这次,带着点儿激动。

「闭嘴!!!只能在镜子里出现的你没有资格这样说!」慧拿起花洒对着镜子乱喷,心里急切地希望那个人能快点儿离开。

「嘭嘭嘭……」光听到慧的声音,马上跑到浴室前不停地敲门。「慧,慧,发生什么事儿了?!!!」

意识到有人在敲门,那个人也离开了。

「没事儿,在学电视上的对白。」

「你真无聊,害我白担心。」留下一句话后,光又回到了房间。

浴室里,慧看着镜子,水汽依然留在上面,没有消失,只是那个人不见了。这样的镜子,就像一张白纸。「如果我的一切能像白纸一样就好了。」湿漉漉的头发下,那双眼睛流着安静的泪。


【九】


第二天,薮和光并行地骑着自行车到郊外。

到了河边的一块草地,薮停了下来,没有料到薮会停下来的光因为突然的急刹车,身子向前倾了倾。

「就在这里吧?」薮转过头。

「嗯。」光点了点头。

两人在地上铺了餐布,把带来的部分食物放在上面,部分食物作为晚餐不动地放在包里。

「是第二次和光一起吃午餐呢。」一切搞定后,薮坐下来。

「嗯,以后还有机会呢。」光也坐了下来。

两人相视而笑,吃了一顿无声的午餐。彼此之间没有言语,很默契地感受着现在的这一刻。

午餐后,他们像上次一样躺了下来,望着天空。云朵的形状不断地变化,就像催眠一样,光感到眼睛有点儿疲惫。

「躺着看天,如果整个下午都这样就好了。」在光正要进入睡眠状态的时候,薮的话把光从困意中拉了出来。

「嗯,可以哦,我可以陪薮一起看天哦。」

薮笑了笑,「和光在一起很舒服。」

「诶?!」光惊讶地看向薮。

薮又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
片刻后,光的话顺着想法从嘴里流了出来。「薮,总是很照顾我呢,感觉很亲切。」

「那,让我抱一抱。」薮没有等光回答,便转身侧躺着,用手把光掰过来,抱着他,力度愈来愈大。腿、胸膛、肩膀……身体表面的每个部分紧紧地贴着光。头埋在光的肩膀上,呼吸着从他身上发出的,属于光的味道。虽然有点儿吃惊,不过光还是默不作声,让薮这样安静地抱着自己。体温重叠在一起,即使是风吹来,也会很温暖。

晚上,篝火在河边点燃的时候,薮又抱了光,也是突然的、安静的。

其实,薮并不是第一次抱光了,在与光相遇后,几次梦里都梦见自己抱着光。只是这次,薮能感觉到真实的温度,真实的触感。薮知道,从第一刻看见光,就觉得光很熟悉,熟悉的不但是眼前人的面孔,而且是自己对他的感觉,喜欢。薮喜欢光,不是一见钟情,也不是不明不白的感情,那是一种已经很熟悉的、似乎从前就曾经有过的感情。薮想不起来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情,但是,他也不能抑制这种感情从身体内涌出来,任由感情的爆发。他没有告诉光,他怕被拒绝。只要,在他的身边守护他就好了。

而光,对于薮突然的行为,不会反感。薮的拥抱,似乎是包裹着自己的一层羽毛,躲在羽毛里,便得到了保护。


【十】

小时候,光去横滨旅行,横滨的每一样事物对第一次来到这里的光来说都很新鲜。在母亲买手信的时候,光看到了一瓶包装得很精致的香水,便挣脱了母亲的手走到了卖香水的那家店,趴在橱窗上看。等回过头的时候,却发现母亲不见了。顿时,周围陌生的一切便变得如此巨大,向自己包围过来。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,便坐在地上哇哇地哭了起来。后来,一个男孩向光走来,把手递给光,说,「是和家人走散了吧?来吧,我陪你找。」然后,两只手互相牵住了,走在街上,看来来往往的人影。

走了一段路,人影中,母亲朝自己跑来,「小光?小光!!小光不见了,担心死妈妈了。」随后,蹲下抱着年幼的自己。等发现光身旁还有一个男孩时,才连忙对男孩说谢谢。男孩很有礼貌,笑得很含蓄。

要离开的时候,光告诉男孩,他叫八乙女 光。然后,问男孩的名字。此时,记忆就没了。男孩的样子,光也忘记了,只记得是个比自己高的男孩。多少年了,光一直想不起那个名字与模样,便把事情放下了。



薮一直记得自己小时候曾经帮一个男孩找家人,那个男孩很可爱,第一次看到男孩哭的时候,薮就心软了,想要保护这个男孩。于是,就情不自禁地走上去,说要帮男孩找家人。那时候手牵手,薮有莫名的好感。最后,找到了男孩的母亲,薮很开心。可是,男孩却要离开了,薮失落了。在这种情绪中,薮没有听清男孩的名字。告诉了男孩,他的名字。想要再问男孩的名字时,男孩却被母亲牵走了。八重齿,是他记得的唯一一个特征,那个男孩的特征。

第一次遇到光,薮看到了八重齿。一直在想,光,是否就是小时候遇到的那个男孩。

我想,与你再次相见。

- TBC -

comment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Re: No title

> = =期待下后续发展
> 进展的还挺快的

嗯嗯,等我写这类型的技巧变得成熟再更新哈~

No title

= =期待下后续发展
进展的还挺快的
08 | 2017/09 | 10
Su Mo Tu We Th Fr Sa
- - - - - 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时间。流走
更新文章
被樱覆盖。美丽的映像
月份存檔
來訪腳印
類別
最新評論

ying

Author:ying
゚・*:.。..。.:*・゚゚・*:.。..。.:*・゚゚・*:.。..。.:*・゚゚・*:.。..。.:*・゚


本命:八乙女 光(Yaotome Hikaru)

喜愛CP:藪光

喜愛顏色:Pink

喜愛季節:秋

P.S.
此人乃腐女&正太控。

J家其他喜爱不定。

偶尔恶趣味萌光ALL乱CP。

:*・゚゚・*::*・゚゚・*::*・゚゚・*::*・゚゚・*::*・゚゚・*::*・゚゚・*::*・゚゚・*:

留言板
HIKA的出演
揭示板
八乙女光の掲示板
Powered by ジャニトモ
About J+
音符。旋律
eingzone.com
カピ花
私の友達

咕噜噜的小世界

kiの手札

团の屋

JUMPの城堡

[空。]

1000 Light
連接
小小Puppet。
與我做朋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