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薮光]Tears and smile

【一】

一道光从眼缝外硬塞进来,被迫地睁开双眼后,便看见了灰霾的天,与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颜色。

光想起了那个阳光灿烂而澄明的天空,也许是因为接收了自己的心情而染成了如此深沉的颜色。那样,自己便可以逃出那一片久久不得安定的压抑了吧。这片森林,让光想到了自己的仙台老家的森林,总能让心情恢复为原本的空白。

躺在树干上的少年对着森林的深处,用轻微而温柔的声音说着「森林君,谢谢。」

片刻后,光拖着疲惫的身子撑着地站起来,向来的那个方向走,想要走出森林。看向身边的一排排的树木,由于视觉上的错误,距离自己越远的树木,彼此间的间隔愈来愈小,直至浓密,颜色也集中为黑色。就像自己与薮之间的感情一样,从刚开始的好感变成喜欢,从在意他的言语动作到在意他的内心。一层一层的渐变,不断累积的情感向微妙出发,最终使得自己伤痕累累。现在的光,太脆弱了。他不明白这段感情究竟是幸福的维持,还是痛苦的深入。

光由始至终都是喜欢着薮,似乎对方自己成为了身体里的一个最重要的部分。如果,用到器官来比喻,便是心脏。是啊,那个人已经占了他的心的全部,甚至是可以完全代替他的心。光曾想过,如果把自己的心挖出,再把薮变小放到属于心的位置,那么自己也是可以存活的。


「轰隆轰隆……」一阵雷声从天上传来。不久,便下起了雨。很快,雨势变大,雨水从头顶顺势流到发梢,滴在睫毛上,进入眼睛。

「该死,居然下雨了。」光埋怨起来。

不过,他开始享受被雨侵蚀身体的感觉,那种被陌生液体侵入的疼痛感,加上雨滴的巨大力量打在皮肤上的疼痛感,两者刺激着神经,使留在体内深处的毒素全部一并迸发出来。

「没错,薮是毒药。」

光突然地觉得,薮是他的感情悲剧。但是,这个人无论是怎样伤害自己,都不可能对他不服从。因为,他使光完全迷失了自我而乖乖地听着他的驱使。

雨的节奏使光奔跑起来。在接近森林的出口的时候,光看到了,微弱的光线下,那个熟悉的身影撑着伞笔直地站在路的正中。他知道,那是薮。多年来,自己的习惯已经被对方知道得一清二楚,每次从森林里走出,总会见到那个身影。想想,自己对他,是豪无掩饰的。然而,他却是隐瞒了自己太多太多。时常思考,在自己面前的薮宏太,是否是真正的薮宏太。很突然地,光不想看到那个令自己痛苦的根源,转过身拼命地往回跑。越是加快速度,就越能听清跟在身后的脚步身,与自己一样,重力踏在泥土上发出的声音。竭尽全力的运动使力气消失得彻底,倒下了,听见重叠在一起的喘息声。薮走过去,双手抱起光,口中不停地重复着「对不起。」

「对不起,光,是我不好。」

道歉的三个字连续在光的耳边徘徊,身上紧箍的双臂力度过于强劲,无法挣脱。任意由薮紧贴自己,却迟迟不回头去看那张在自己心中留有深刻印记的脸。光宁愿什么都不去承受,让时间停止,就这样保持着。或许应该逃避的,自己再也不能够承受的痛苦。

他知道,很早以前,就已经崩溃了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疯狂地去看那种令人伤心到溢出泪的暗黑系小说,把自己想象成主人公,思绪也从现实抽离,而彻彻底底地投入进去。用麻痹来代替宣泄。

现在,这个人与自己零距离地成一个暧昧姿势,一个对于情侣来说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姿势。光有点害怕。

「薮,你总是这样,对我进行重重的鞭策后总用最温柔的语气来挽回,可是,每一次,我都到了疼痛的尽头。」

光微弱的呢喃,薮是听到的。他也想告诉光,那些一直藏在心中的事。可是,最终没有说出来。




【二】

薮牵着光的手,用自己所有的力量牵着他的手。

家所在的那一片区域停电了,周围黑漆漆一片。两人同时把头低下,默不作声,走着那段路。薮并不是不想说话,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清楚自己对光的感觉,是喜欢,很喜欢。可是,越是喜欢光,就越使光受到伤害。喜欢的程度越深,伤害的程度越深。薮觉得自己很奇怪,时常感觉到有另一个灵魂寄居在身体内。薮知道那是个坏灵魂,因为他喜欢偶尔跑出来虐待光。当看到眼前人因受伤而痛苦的时候,心里会产生一种沾沾自喜的高傲感,这便是那个灵魂的感受。

「为什么,要虐待光?为什么要虐待我最喜欢的人?」薮很讨厌那个坏灵魂,同时也讨厌着什么也做不了的自己。

步伐在自家小屋前停止,薮单手打开门,另一手依然不放牵着的那只宠物。

被手腕上的力度牵引着,光跟上前面的人进了屋。在漆黑的屋里,实体似乎要比空气显得更暗,跟在后面的光可以清楚地看到薮印在黑暗里的背膀,与小时候相比,确实是宽了。他曾经在上面留下温度。最近一次,是在去森林之前,薮对他挥动了手掌,一个个红印落下的同时,他依然双手紧抱薮,在可以碰到骨头的背上留下了绝望的温度。

薮转过身来,抬起手用拇指与食指捏住光的下巴,在对方沉浸于回忆中的时候,把双唇贴住了毫无防备的嘴,连着呼吸一道将怀中的人把握住。突然,体内的那股倔强爆发,一切不再温柔。强硬的撕扯中,安在衬衫上的几颗纽扣脱离了细线,被抛弃在不知名的角落。意识逐渐清晰,光用尽力气推开了薮,那只疯狂的野兽。分开的两人一并喘着气。

「休息一下吧。」被推开的嘴唇蠕动了下,额前的刘海遮住了稍微平静下来的眼神,薮带着缓慢的步子走回了房间。

「光,对不起,我什么也做不了。」黑暗处,薮握紧了拳头。




【三】

我会一直,处于你的那片红色之下。

光并不喜欢红色,可是,他却喜欢穿在薮身上的那一片可以刺得他眼睛发痛的红色。唯独是这一种红色,他喜欢得不能移开目光。

光追随着那片红色。小时候,那时刚认识,他不敢与薮太亲近,怕自己会轻易流露出喜欢的情感。于是,很多次,薮走在前面,他跟在后面。小心翼翼地跟着,放轻脚步,虽然一前一后相隔着距离,心里却有小小的激动。每一次,他都在窥探着薮的一切,包括薮本人,与发生在他身边的事情。直到有一天,是薮从横滨回来后的一天,他看到薮躲在乐屋里偷偷地流泪,突然地,很难过,像是被海水浸过了头,身体在水中上下浮沉,海水涌入不小心张开的嘴,尝到了咸苦味。看到变得脆弱的薮,好似有股力量推着后背,光走了过去,用一只手揽过薮的肩膀。薮回过头,通红的眼睛望了光一眼后,随即双手抱着他,头埋在带有淡淡香水味的肩膀上。乐屋变得安静了。抬起头的薮看到细小的尘粒静止在空气中,似乎在迎接某颗心灵的变化。

那次后,很自然地,薮和光渐渐并肩走在一起,他们成了好朋友。谁也不知道,那天,薮光之间的话语,两人的秘密。

后来,薮跟光告白,那是很突兀的,光以为没有这样的好运。但是,在那句告白的话语从薮嘴里说出后,他很开心,不是那种可以用表情和肢体动作可以表现出来的开心,是从心里散发出来,用缓慢的速度蔓延,像是浓雾一样,让人看不清前方。光被这种开心熏得迷失了方向。八乙女光,迷失在叫做薮宏太的迷宫里,他知道,他已经认不得路出去了,从进去的一刻就知道了。也许,他根本就不想出去,即使是受到伤害,他也愿意。

光忘记了薮是从什么时候起对自己改变了态度,时而冷淡,时而温柔。割伤的裂口愈合后,又再次被划破,心中的疼痛周而复始地出现。在这座迷宫里,光很寂寞。

「不是两个人在一起了么?怎么会寂寞呢?不是的,不是的,和薮在一起不寂寞呢。」寂寞的时候,光欺骗了自己,他说了谎。可是,眼前的薮已经变得模糊了,光看不清薮的模样。他一直追随的那片红色,好像已经属于别人的了。



那天,薮把红色的外套披在一个男生身上,然后吻了靠墙的他。薮知道,那个时候,拐角处的光在看着他们。可是,那个灵魂喜欢这样,喜欢让光跌到最底端,微笑着看光伤心。薮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。始终是普通的人,敌不过那个灵魂的。

当薮推开房间的门时,光屈着身靠在床沿上哭泣,小小的抽泣声。

「你看到了?」虽然知道这句话并不适合这个时刻,但薮还是开口了。

光并没有说话,只是把头撇到一边,啜泣持续着,强忍并不能阻止泪水的流出。薮觉得这样的光楚楚可怜,本想伸手抚去光的眼泪,却在手靠近脸的某个瞬间,身体内的恶魔作怪,手掌扇过光的脸颊,留下了深刻的红印。光用手捂着泛出红色掌印的半边脸,绕过薮跑了出去。薮看到了光浸满泪的眼,眼神中有点不甘,有点委屈,有点害怕。

「薮宏太,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?」是光丢下的话。

那一刻,薮又感觉到了,那个灵魂在笑,她发出了恶魔般的笑声。过后,薮恢复过来,记忆里红肿的脸让他心疼。凭着过去的经验,薮在森林里找到了光,他抱着光,对他说「对不起」。

「光呀,我也在痛呢。好想,对你说出来。」那个在心里久久放着的句子最终没有说出。





【四】

梦,侵蚀着少年的内心。没有想过,梦会在现实中延续。悲伤的延续。



「光,光……」

几天了,光就像消失了一样,联系不上。

薮来到一座用竹子搭成的桥边。四周的颜色变得暗淡,让人悲伤。薮觉得像是要发生什么,他感到了自己的惶恐。

再看向那座桥,薮看到了光。光站在桥上,看着自己。很遥远,距离很遥远,明明是在自己面前的影像。「等等,影像?」薮发现,光的身体是透明的。「我是被人迫害的。」光的声音在耳边徘徊。站在桥上的光依然一动不动,只是眼里闪烁的泪光让薮觉得明显。

「是谁?是谁?」薮走上去想抓住光。突然,闪过一道白光。薮看到,光被一双手推下楼,掉下去了。「我是被人迫害的。」声音重复了一次。白光消失,薮又回到了那座桥边,光依然站在桥上,一动不动。「我是被人迫害的。」声音继续。

薮回到家,坐在地上。他觉得光会来找他。如果光来了,他不会害怕,一定不会害怕。只是,光没有出现。薮觉得很奇怪,光突然的就不存在了很奇怪。回忆起以前与光在一起的日子,光的容貌,光的笑声,许多关于光的事。又想起了很多光对自己说过的话语,不同的话语重叠在一起,一遍又一遍。很悲伤,想到光就觉得很悲伤。光就这样不存在了,这种感觉很奇怪。不习惯光就这样不见了,只是因为一刹那,就不见了,薮不适应这种生活。「我是被人迫害的。」声音又出现了,似乎是回音,被厚实的阻碍物弹了回来。只是,弹回来的时间长久了点,距离远了点。光不存在了,是否关于他的一切都消失了?一直在自己身边的一个人,就这样不见了,很奇怪。

薮把头埋在双膝间,任凭那张坚强的脸沾满泪水。

睁开眼睛,薮发现眼前一片模糊,脸似乎流出两条水痕般的湿,用手揉了揉脸,才发现手指上的透明液体。

是梦。

薮打开光的房间的门,看到躺在床上的光,才松了口气。走近床,光的睡颜很安静,也许是累了吧。想起昨天自己打在光脸上的那一巴掌,薮心里一阵疼痛。他决定,要对光说出来。那个灵魂的存在。




在意识完全从睡眠中回来前,光皱了皱眉。待眼睛完全睁开,看到了站在床边的薮。有那么一瞬间,光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薮,毕竟现在的自己还是伤心着。可是,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,又有那么一点脸红,就像羞涩的少女般。

「呐,光,陪我出去走走吧。」终究,还是薮先开了口。

「嗯。」



早餐后,光跟着薮的步伐走出了大门。试图踩上薮的脚所踏过的位置,回头看看,似乎看到了两人重叠的脚印,心里很欢喜。

「怎么了?」光没有注意到,在自己回头的同时,薮也回头了。

「没…没什么。」有点尴尬地笑着,光试图去掩饰刚刚的动作。薮没有问下去,继续往前走。

两人来到了河旁边的斜坡上。「坐坐吧。」薮坐到了斜坡的草地上,拍拍身旁的位置,示意光也坐下。很顺从地,光照着薮的意思坐下了。

薮看着下方的河流,想到了昨晚的那个梦。河流上的竹桥,在那里,看到了光的灵魂,看到了光被推下去的景象。不经意间,薮转过头去望光的脊背。「如果,光真的被那个灵魂害死了……」想到这里,薮打了个寒颤。

「哈哈哈。」内心深处,薮又听到了,是那个灵魂的笑声。不对,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了!薮想叫光快走,可是就在准备开口的那一刻,意识却模糊了。薮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,本人的灵魂也失去了意识。双手贴到了光的背上,渐渐地,增加了往前推的力度。

光意识到薮在推自己,他转过了头,看到薮的眼神。带有恨意的眼神,就像恶魔般。那样的眼神,不是薮。光很害怕,抓住薮的手,「不要。薮,不要。」

可是,此时的薮听不到光带有哭腔的请求,也看不到光闪着泪光的眼睛,他的身体任由那个灵魂控制着,想要把光推下去。

「不要!!!」光挣扎着,大喊了一声。

薮滚了下去。


光不小心,在挣扎的时候把薮推了下去。



光看着薮一颠一簸地滚下去,最后停止在河边的草地上。

「薮…薮…薮!!!」光大哭着。



最后,薮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。好心的路人听到光的哭声,发现了薮。



「放心,会没事的。」医院里,路人安慰着光。


「是我。是我把薮推下去的。是我把薮推下去的。」光心里很清楚。




【五】

躺在病床上的薮醒过来了,那双刚睁开的眼睛环视了四周,房间里只有自己。回忆起来,在此之前所发生的事。薮想起了,那时候的身体被控制了,意识像是站在旁边观看这一幕的旁观者。「那个灵魂真的要推光下去了,可恶!!!」

身体总是被使唤着去伤害光,这样下去,都快到崩溃的边缘了。「可恶!可恶!!可恶!!!可恶……」薮心里连续喊着。


「咔嚓」,门锁转动了一下,在缓缓被打开的门对面出现了熟悉的身影,还有带着忧伤与惭愧的脸。

「光……」

合上门后,光靠在门上,低下的头使刘海遮掩了眼睛。

「光……」薮再次叫唤那个低落少年的名字。

「对不起……」虽然病床离门有一段距离,可是,薮依然可以看到光被遮掩的眼睛中流出来的眼泪。滑过脸,然后沿着下巴的弧度滴下。

「不是这样的。」薮否定了光的道歉。

「是我……使薮受伤了……」听到了薮的否定,光觉得更惭愧了。明明是自己做错了,使薮受伤。明明是薮受伤,却要被薮安慰。光讨厌在这方面软弱的自己。

「不是,是我。」薮是明白的,事情的起因不在光。

「薮不用安慰我的。」光抬起头,正面直视着薮。薮看到了,溢满忧伤的眼睛。

「我知道的,其实我一直在伤害光,我知道的。」说着,薮试着撑起身体。在快要坐起的刹那,却因为身体的疼痛,支撑不住,倒了下去。不巧,头的后部撞到了床头的铁架,一阵激烈的疼痛袭来。「好痛。」

原本只是打算一直靠着门的光,听到薮的叫声后,马上跑了过去扶住薮。刚要用手抚摸他被撞到的地方,却被对方抢先了一步,把自己抱住了。

「光不用道歉的……我只想光一直陪在身边……在这个时候……只想光在我身边……」

「薮……」

「光……有些事很想跟你说。这么多年来,那件在我心中的事。」

也许,薮一直一个人在承受着些什么。光觉得,薮太难受了。




【六】

医院的病房里,光坐在床边,等待薮的真相。

「其实,我并不是想伤害你的。从以前开始,就很喜欢光。可是,也就在那时候,感觉身体内来了个入侵者。她是个坏灵魂,总是想伤害光。在过后,我总能听到她那令人发颤的笑声。很害怕,我真的很害怕。害怕光会在未来的一天被那个灵魂摧毁。」

「薮……我并不知道……你是那么痛苦……」光低下头,表情中,似乎在谴责自己。

薮摇了摇头,把一只手放到光的头上,轻轻拍了拍。「放心,我是没问题的。」

伴着笑声的话语。薮总是这样,能够让自己安心下来。光很开心,薮还是自己的薮。

「只是……怕我的身体被她控制的时候,会伤害到光。我感觉到,她的目标是你。」

「我也是没问题的。放心吧,我会帮薮解决的。」光想着,自己也要令薮安心。

薮低下了头,光看到,薮的脸颊上缓缓流下的两行泪水。

「薮……」光站起来,抱住薮。总是认为,这样充满母爱的动作能够稍微抚平伤口。

突然,光感到了一阵很强的推力。接而,身体离开了薮,毫无准备的,跌倒在地上。刚意识到触地的部位传来的疼痛,心里便开始笼罩着一层疑惑。「为什么……」

还没来得及完成提问,却被人抢先朝着自己喊「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!!!我最讨厌光了!!!最讨厌光了!!!」

此时,光看到了一个忧伤而愤怒的表情。他知道,这个一定不是薮。

「你是谁?!」声音颤抖。可以听出那是在害怕中强迫自己发出的声音。

「哈哈哈哈,薮是我的!!!」眼前的人停止了哭泣,用轻视的口吻强调说出的话语。光看见了那个邪恶的眼神,那是两只在黑暗中逗留许久的眼睛。

说完那句话后,薮的表情变得木讷。晃过神后,光使劲摇着薮的肩膀,试图使他清醒过来。「薮!!薮!!!」

「她又……出来了么?」薮知道刚才的事,他能感觉到。

「嗯……」迟疑了一下后,光不情愿地吐出了一个应答薮的字。

「果然……」

双手紧紧抓住白色的被单,身子微微的颤抖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因为作为被灵魂寄居的介质而使光受到伤害。




【七】

横滨郊区的房子里,老奶奶坐在木制摇椅上,一边哼着童谣一边编织织物。红色的毛线从放置于地上的袋子里一直延伸到织针上,阳光隔着透明窗纱照进来,屋里的光线显得十分柔和。

老奶奶停下来,看了看立在旁边木桌上的相架。盖在照片上面的玻璃已经沾上了许多灰尘,但是里面照片还是能够清楚看得到,只是颜色被灰尘染得有些许灰。看似在很久以前,相架就已经被放在那里了。在照片上,可以看到有一个用红丝带扎着两条高辫子的小女孩,她一只手抱着布熊娃娃,一只手比着PEACE来衬托脸上的笑容。

老奶奶眯眼笑笑,对着照片说「小爱呀,很快,奶奶就把帽子织好了。小爱最喜欢红色的,所以,奶奶这次特地用了红色的毛线。等到冬天的时候,小爱就能戴上它啦。」

说完,老奶奶继续专注于编织。摇椅摇摆的声音,老年妇人的哼唱声,交织在一起,回荡在屋子里。



「真的要回去横滨么?」光帮薮收拾完行李后,在床上坐下。

「嗯,前天妈妈打电话来,说好久不回去了,想看下自己的儿子。唉,你知道的,我对自家母亲那种装出的哭腔很没辙。」薮从洗手间里洗漱完出来。

「可是你才出院几天诶,现在要回去,不会很劳累么?」光皱了皱眉头。

「就当作是旅游吧。」

「那我也去,你等等。」光还没等薮开口同意,便急冲冲地跑回房间收拾自己的行李。

薮走到光的房间,看到光这样的动作,不禁笑了出来。「呐,我说,我还没同意呢。」

听到薮的声音,光转过头来。「诶?!!不行!!旅行的话我也要去!!!不能让薮抛下我独自享受这么美好的旅程的。再说,我是担心你,刚出院的病人是需要人照顾的。」

「真是强词夺理的理由呀。」薮摊了摊手,接而瞄到了光鼓起的脸。「我说,光最近开朗了很多呢。」

「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,谁叫你以前把秘密的藏心里了,害我误会,害我白伤心。」

「不过,这样真好呢。你我都好了。」薮笑了笑。原来藏起来让你更受伤了。」内心里想着,一瞬间,伤感直冲过来。薮走过去抱住了光。

本以为薮会朝自己吐槽,可是事实却不是预期中的,而是被温暖的怀抱代替了,脸上的温度开始上升,光感觉到自己的脸红了,害羞地别过了头。

「呵呵呵……除了开朗外,还有本质的害羞。」薮放开光,微微对光笑,又再次抱住。



「这样的光很可爱呢。」在走回房间的时候,薮这样想着。这个空间里,就这样静止了片刻。

接下来,这天,两人便往横滨的方向出发了。

此时的薮光,已经变得非常柔和。比对方高出半头的少年有着温柔的目光,注视着另一位少年。明白了,要向对方敞开心扉,为了不让他受到伤害。这样,才能好好的保护他。在此前的过错,请求原谅,从此刻起,请让我重新履行约定,勇敢地去保护你。




【八】

电车厢中,光靠着薮的肩膀睡着了。薮望着如猫咪般的睡颜,忍不住摸了摸光的头发,像父母对待孩子般的感觉。天生的眼袋里似乎装满了水,眼皮与之合上,从中间露出的睫毛有浅浅的灰色,旁边的这个孩子充满了温暖的治愈感。薮忍不住用手指轻轻地撮了撮那两片合起的肉,那是柔软的的触感。「好可爱的你呀。」想到宠溺性的言语,薮又傻笑了一番,把光戴着的耳塞摘了下来。



电车临近横滨的时候,薮把光叫醒了。迷糊中醒来搓了搓眼睛,光带着疲倦的声音说「到了?」

「你从上车到现在都在睡觉,我的肩膀呀。」说着,薮按摩了一下被光枕过的肩膀,装出很痛的样子。「听,还有骨头发出的喀拉声。」

「啊咧?没听到。」意识到耳塞被摘下的光一边把MP3放进包里,一边回答。

「哈?明明很大声嘛。」薮摇了下胳膊。

「没有没有。」很显然,光没有理会薮的动作。

本想把话接下去,可是,突然地,一阵忧伤感涌上来。薮定了定,与平时不同的伤感直涌出来。好像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了,又好像经历过人生最大的悲痛,心底里被那阵强烈的情感折磨得疼痛。回头神来的时候,眼睛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流出了眼泪。

没有听到薮的声音,光回过头,发现了薮的眼泪。「薮,怎么了?」声音变得温柔。

薮摇了摇头,「没事儿,只是,突然地,觉得很伤心。不知道为什么很伤心,就这样流泪了。」

光皱了皱眉,似乎有不祥的预感。



电车在横滨停下了。到站后,两人前往薮家并安定下来,这天剩下的时间他们打算在家里度过。

光与薮坐在床边,正打算谈论在车上的奇异。「叩叩叩。」敲门声过后,传来了薮妈妈的声音。「宏太,是妈妈。」

「啊,进来吧。」薮应了下。

「宏太,小光,你们今晚要睡同一间房么?」薮妈妈端着布丁走到桌子前,把布丁摆放下来。

「嗯。」薮用勺子舀了一口布丁放到嘴里。

「那要在地上铺被褥么?还是你俩一起睡?还是一起睡好了,你俩从小就那么熟了。」薮妈妈没有等薮回答,便自己回答了问题。没有注意到眼前,某儿子一脸黑线。

「她只是不想把被褥拿出来罢了。」薮苦笑着。

「没关系啦,咱们不是恋人么?」光对薮笑了笑。

「嘛,说的也是。我们这种关系就是要一起睡的嘛。」薮揽过了光的肩膀,用力把光拉倒在床上。

「等等,等等呀。」由于突如其来的动作,使得光习惯地眨了下眼睛。这样的表情,在薮看来,就是充满着诱惑的意味。

在薮快要把唇盖上光的脸上的时候,光说着「先说今天那件事吧。」

听到光的话后,薮放开了光肩膀上的手,马上坐正了身子,表情变得认真起来。「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,就突然地伤心起来。总觉得是经历过什么伤心的事,可是,那种感觉好像不是自己的。我想……」

「我想,也许是那个在你体内的灵魂吧。」光把薮想说的话补充下去。

「也许……吧。」

「也许……那是有原因的。附在薮身上。可能……是因为我吧?」光扶着床沿,搓了搓脚丫。

「……」

「她说过讨厌我的。都怪我,让她附在薮身上了。」

沉默过后,薮说「无论如何,我也不要让她伤害你。」

「我也不要让她伤害薮。」光握住了薮的手。

无论如何,也不想让你受到伤害。当听到相同的话语时,心里彼此地有种幸福感。




【九】

静谧的夜晚,安睡在同一张床上的两个少年拉着手。本以为拉手可以使得彼此不分,却在某一刻,一只手松开了。

薮的手离开了原本拉着的手,抓住了被单,两行泪从眼角流下。梦里的情景如此熟悉,薮想看清那个梦。



「宏太哥哥,宏太哥哥,今天奶奶教我做了曲奇,给你尝尝。」女孩双手端着装曲奇的盘子递给薮。

「很好吃嘛。」薮把曲奇放到嘴里,拍着女孩的头。

就在薮想要拿第二块曲奇的时候,女孩消失了,盘子掉下来,散落了一地的曲奇。

随后,四周下起了雪,薮一阵哆嗦。

「宏太哥哥,别把我丢下,别把我丢下。」声音伴着哭声。

薮向声源看去,女孩蹲在雪地里,抱着膝盖哭。当薮正要走上去的时候,雪把女孩埋没了,眼前的情景也消失了,周围一切变得空白。耳边又传来了女孩的声音「还记得我么?宏太哥哥。」

此刻,薮想起来了,那个叫小爱的女孩。

「小爱。」薮喊了出来。



光听到了薮的喊声,拍醒了薮。

「什么……小爱?」看到薮睁开眼后,光好奇地问。

「……」薮眨了眨眼,似乎还没完全从梦境中回来。

看到薮还在晃神中,光又问了一遍,「什么小爱?」

薮回想刚才的梦,试着组织语言回答光的问题。

「那是小时候认识的一个女孩。」

听到薮的回答,光瞪大了眼睛,脸上充分表现出了自己的醋意。

「她已经死去了。」薮的语气平静而缓慢,说出了这个沉重的句子。听到这个句子的光,手放了下来,似意识到了这是个悲剧事件。

接着,薮又说「雪崩时候被埋进去了。那时候我已经离开了横滨,搬家到东京。梦里,那个女孩哭着叫我别丢下她。那是个寂寞的女孩呀。」

气氛也随着薮的话语变得沉重起来,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光为了缓和气氛,说「没事的,睡吧,明天会好起来的。」替薮盖上了被子。


这晚,薮睡在床上,却辗转反侧,很久才入眠。




【十】

那是不听话的晨光,射入了卧室。清晨的气息过于强烈,光挣扎着醒来了。本想坐起身子,可是身子似乎被重物压住了。硬是连脖子把头抬起,才发现,昨晚被梦困扰的男生正抱着自己,想必是受到惊吓了吧。一个想法闪过脑袋,光摇醒了薮。等对方意识稍微清晰并向自己微笑的时候,光说,「今天我们去郊游吧,由我来带你散心。」随后,就扯着薮起床。

早餐过后,两人告别了在门口站着笑嘻嘻的薮妈妈,骑着自行车前往郊区。两辆自行车并排着行走,光看向前方,眼神很认真。他在想,「薮经历过什么呢?」自己对薮的记忆是在与薮认识之后,而在此之前却是一片空白,他努力地想着与薮经历过的每一个片段。片段倒回到两人初次说话的时候,光记得薮哭了,后来,薮跟他说过,一个女孩死了。薮没有对光描述过那个女孩的样子,也没有再提及那个女孩事。光答应了薮的请求,不要把这天发生的事告诉别人,这是他们的秘密。也许,那个时侯的薮是打算把这件事封存起来的吧,无论是对别人,还是对自己,他选择忘却。光不知道,昨晚在薮梦中的那个女孩是否就是当年使薮哭泣的女孩。但是,这样把悲伤隐藏起来一定很痛苦。虽然在昨晚,薮也把一些线索告诉了光,可是,从薮的语气中,可以感觉到那是一种不可磨灭的痛。

虽说是出来散心,但在此过程中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光知道,薮也一定是在想昨晚的梦。

不觉中,已经到了郊外,并已经走了一段路程。光感觉到,薮的车速在减速。果然,在一间木房子前,薮停了下来。

「薮?要在这里留下一段时间么?」光问。

「嗯。」

薮走下了车,把自行车靠小道边放下。光看见,他走到那间木屋的门前。光不明白,这些行为都是在无言中的,薮也没对他说。光走上前去,搭上薮的肩膀,刚想问他,薮却已经敲上了门。

「薮,为什么…」

还没等光说完,从木屋传来轻缓的脚步声。光只好屏息着等待屋内的人出现。

门开了,一位老奶奶探出头来,本是平静的脸,却在下一刻咧嘴笑起来。从脸上的皱纹看来,应该也有七十多岁了。

「奶奶…是我…小爱…」话中带有哭腔。光被薮说出的话吓出了个寒颤。小爱,是薮提到过的那个女孩。但是,她不是已经去世了么?老奶奶的表情也由满脸的笑容转变为惊讶,但又迅速转为悲伤与欢喜交集。

「奶奶…」薮走上前去抱住了老奶奶痛苦起来。不过,与其说是薮,还不如说是那位叫小爱的女孩。

老奶奶也双手抱住了薮的身躯,眼里含着泪说,「小爱…奶奶好想你呀…奶奶织了红色的毛衣…奶奶知道小爱最喜欢红色了…可是…不知道小爱今天回来…奶奶还没织完…奶奶这就去织完它…」

光站在两人旁边,一副尴尬的样子,说「请问…你们…」

还没把话说完,薮便转过头来,从表情中,光看到了无限的杀气,女孩的脸若隐若现,愤怒地喊道,「我讨厌你!是你把宏太哥哥抢走的!宏太哥哥没有回来看我!我讨厌你!!!」

光不明白,感到自己的微微摇头,嘴里缓缓吐出了「没有」两个字。女孩没有理会光的反应,在光毫无准备的时候冲过去,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。光觉得这一掐仿佛把氧气都掐走般,透不了气,一阵难受。

老奶奶似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迅速走到女孩身边,阻止女孩,说「小爱,听奶奶说,事情不是这样的!宏太有回来,他有回来看小爱的。」

女孩放开了光,突兀的话语使女孩不懂。「什…么?奶奶…」被女孩突然放开的光强烈咳嗽后,往地面倒下了,意识模糊地想要晕过去,他使劲地把眼睛撑出一条缝,观看着发生在身边的过程。

老奶奶低声哭泣着说,「只是…你没有等到那一刻…在意外发生后的两天…宏太回来了…他说…要带你去东京玩…可是…他见不到你了…」

女孩安静下来。光看到女孩的灵魂慢慢从薮的身体里飘出来。那是个可爱的小姑娘,但是,她忧伤的神情使光看着有点心痛。光看到,她哭了。

薮的意识也清醒了,女孩的灵魂在眼里清晰起来。薮走上去,他想抱住女孩。可是却怎么抱也抱不住,手总是会穿过女孩的身体。「小爱…小爱!!」光听到薮的哭声。

后来,光感觉到自己撑不住了,便闭上了眼睛。再后来,意识快要消失的时候,他听到薮在叫自己,稍微睁开眼睛看了薮一眼后,便真的晕过去了。

醒来后,光发现自己躺在了薮家的床上。

「光,你终于醒了。」薮端着水走进来。

光才意识到在之前所发生的事,语无伦次地问「小爱呢?老奶奶呢?你呢?」

薮走到床沿边上,轻轻说,「小爱,已经到回到天堂里。」

光还想问更多的事,薮拉过光的手,用自己的双手紧紧握着,说「这是个完美结局呢。就让那些伤心的过去吧,不会再发生了。」

「嗯。」光看到,虽然薮的眼神里还有些悲伤,但已不像以前般深沉。以后的生活,会幸福吧。那个在天堂的女孩,曾经经历过悲伤的女孩,也会幸福吧。

虽然回忆充满泪水,不过,现在不是能够常看到在阳光中绽放的笑容么?她也会这样想吧。


-END-




番外:

(一)
暴雨过去后,一条彩虹在天边显现。女孩走过去,站在云边欣赏着美丽的雨后天然物。不久,彩虹开始消失,女孩看向彩虹的边缘。在彩虹边缘的那一头的地面上,薮与光拉着手,抬头看着彩虹,彼此微笑。

女孩看到了他们,想向他们招手。不过,在意识到自己不会被看见后,女孩把手放了下来。虽然,不能与地面上的大家接触会有些落寞,不过知道真相后,心也不像仇恨时般那样难受了。

那是她最喜欢的哥哥——薮宏太。本是孤儿的女孩被老奶奶收养,从此便一直把老奶奶当作是亲奶奶。一直待在奶奶身边,女孩觉得很开心,可是,没有伙伴的女孩也觉得很寂寞。那天,薮到郊外玩,女孩便认识了薮。薮很温柔,他会在每次到来的时候带上许多可爱的糖果给女孩,会对女孩说温暖的话语,会像哥哥般照顾女孩。女孩把薮当作了哥哥。

在这种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后,一天,薮来到女孩的家里,带了更多糖果给女孩,手里还抱着一个熊娃娃。

薮把熊娃娃和糖果放到女孩的手里,女孩开心地跑了过去,抱着薮说「谢谢宏太哥哥,谢谢宏太哥哥。」

薮拍了拍女孩的头,说「小爱希望就好,以后要一直那么开心呀。明天宏太哥哥要去东京了,不能常常来看小爱了,在奶奶身边要乖哦。」

「啪」糖果和熊娃娃掉在了地上。接而传来了抽泣声。

薮连忙把糖果和熊娃娃捡起来,安慰着女孩说「傻瓜,又不是不回来,只是不能常常回来而已,我会回来看小爱的,会来跟小爱玩。」

「可是,我舍不得你。宏太哥哥不要走。」

「宏太哥哥要去做艺人。小爱不哭,宏太哥哥成功后,会跟小爱庆祝的,买更大的熊娃娃给小爱。乖哦。」

女孩停止了哭泣,说「真的?」

「嗯。」

那天后,薮去了东京。女孩总会盼望薮能快点成功,快点回来看她。

可是,两年后的冬天,女孩到滑雪场里玩。不巧滑雪场雪崩,一层层雪埋没了女孩的身躯。

这天后的两天,薮带着一个大熊娃娃回来。心里琢磨着要如何像女孩形容他内心的兴奋,却在老奶奶开门后听到了女孩死去的消息。那次会横滨的薮崩溃了,第一次接受身边的人死去,那是一个能够在他的记忆里留下深刻痕迹的女孩。即使是后来回到东京后,也藏不住内心的泪水。他想找个人安慰自己,却又不希望在别人面前表露出自己柔弱的一面。最终,还是让光发现了。薮觉得很庆幸。



(二)
女孩的灵魂脱离身躯,她看到一个白茫茫的世界,也看到掩埋在雪内的自己。自己明明是躺在雪里的,可是却能够穿过那么厚的雪出来,也能够透过那么厚雪看到自己的身躯。女孩知道自己死了,她哭了,却感受不到泪水的温度,像是与这个世界断绝了关系一般。她想起她最喜欢的那个哥哥,他还没回来,自己还没能见到他。眼泪越流越多了,嘴里不停地喊着着那个哥哥的名字,「宏太哥哥,宏太哥哥……」

然后,女孩就什么都不清楚了,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一个房间。那个时候,她看到了薮。她想叫他,却看到了在他拥抱着一位少年。薮的眼神很温柔,甚至比看自己时的眼神还要温柔。薮凑近少年的脸,在他脸上留下了吻。女孩很失落,也很愤怒,自己的哥哥被别人抢走了,使他忘记了自己。

「原来,宏太哥哥不来看我便是因为他么?」这样想着,女孩便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复仇这个词上,她附上了薮的身体。她不停地折磨光,看到光痛苦的表情,她真的想大笑。「我要你把我的快乐都还回来!!!」



薮回到了横滨,藏在薮体内的女孩觉得一切景物是那么的熟悉,她想起了7年前的自己,拥有快乐的同时遇上了悲伤。7年前的一切,在今天看来就像是虚幻的经历一样,除了能够回想起人生中最痛苦的伤痛,其他回忆都不存在了,似乎已经被伤痛所埋没。

「奶奶…」在见到奶奶的那一刻,女孩想哭。她才想起,原来自己抛下了奶奶。看到奶奶的苍老,女孩觉得自己很可恶。突然,后面那个自己一直讨厌的少年说话了,在罪恶感之下,女孩很生气。她觉得,是因为他,自己才会独自去滑雪场,才会被雪埋没。因为这样,奶奶被抛下了,薮也忘记了自己。那个少年,好讨厌。

理智已经丧失了,她双手掐住了少年的脖子,看到他不断挣扎的痛苦表情,她很开心。

「小爱,听奶奶说,事情不是这样的!宏太有回来,他有回来看小爱的。」

听到奶奶这样说,女孩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是该高兴?还是伤心?还是可怜遇上意外的自己?原来自己做的一切都是错的。

离开了薮的身躯后,女孩看到薮在哭。如此,她便伤心了。原来无论如何,都是伤心。

女孩的手靠近薮的脸,虽然她知道不可能触碰到那样温暖的温度。虽然伤心,却因为看到自己最喜欢的哥哥,以及知道宏太哥哥回来找自己而开心。原来,还有开心。

「宏太哥哥,我很好。」

「小爱…」

女孩往用手光所躺的方向指,说「宏太哥哥,光晕倒了。」

薮抱着光,不停地叫他。女孩说「宏太哥哥,他只是晕过去了。」

当薮看到光有意识后,放心地笑了一下。女孩的心情也放心下来。原来,宏太哥哥对自己是那么重要。

「宏太哥哥,奶奶,再见了。」女孩的灵魂开始发光,虽然不舍得,但也要回天堂了。她看到了薮在笑,看到了奶奶用欣慰的眼神看着她,女孩觉得很幸福。


终于,彩虹完全消失了。云边,女孩也不见了。地上的两个少年,拉着手离开。一直都相信,现在,眼前的一切是幸福。


— END —

comment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Re: No title

> 「光呀,我也在痛呢。」那个在心里久久放着的句子最终没有说出。
> BLX了 T T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也BLX了……虽然写的是我,可是虐的也是我呀…… TAT

No title

「光呀,我也在痛呢。」那个在心里久久放着的句子最终没有说出。
BLX了 T T

Re: No title

> 看到最后一句话就想哭了。。。
> yabubu还是宠猴子的TAT~
>
> 于是~ying~
> 新年快乐~哦吼吼

-----

摸摸ING~~~

新年快乐呀~~~ ^^

No title

看到最后一句话就想哭了。。。
yabubu还是宠猴子的TAT~

于是~ying~
新年快乐~哦吼吼
10 | 2017/11 | 12
Su Mo Tu We Th Fr Sa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- -
时间。流走
更新文章
被樱覆盖。美丽的映像
月份存檔
來訪腳印
類別
最新評論

ying

Author:ying
゚・*:.。..。.:*・゚゚・*:.。..。.:*・゚゚・*:.。..。.:*・゚゚・*:.。..。.:*・゚


本命:八乙女 光(Yaotome Hikaru)

喜愛CP:藪光

喜愛顏色:Pink

喜愛季節:秋

P.S.
此人乃腐女&正太控。

J家其他喜爱不定。

偶尔恶趣味萌光ALL乱CP。

:*・゚゚・*::*・゚゚・*::*・゚゚・*::*・゚゚・*::*・゚゚・*::*・゚゚・*::*・゚゚・*:

留言板
HIKA的出演
揭示板
八乙女光の掲示板
Powered by ジャニトモ
About J+
音符。旋律
eingzone.com
カピ花
私の友達

咕噜噜的小世界

kiの手札

团の屋

JUMPの城堡

[空。]

1000 Light
連接
小小Puppet。
與我做朋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搜索